翻页   夜间
澳门百老匯4001下载APP > 老实人不背锅[快穿] > 078最后一个世界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澳门百老匯4001下载APP] https://www.114txt.cc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img src="/novel/images/1678767yashhsdfff.gif" width='100%'

    啪地一声乍然在空气中响起,林老实昏昏沉沉地醒来,就发现背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一把抓住了打在身上的竹条,锐利的眼睛盯着面前这个穿着深蓝色宽大土布衣裳的妇女。

    李红霞被林老实慑人的眼神吓了一跳,怔了片刻后,开始破口大骂:“怎么?还拿眼瞪我?你看看,别的年轻人都去干活了,就你丢下扁担在这里睡大觉,老娘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懒儿子!”

    他回来了,他真的回来了!林老实没空听她抱怨,反手抓住了她的胳膊,激动地问道:“今天是哪一年?多少号?”

    李红霞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用力打了一下他的手:“你搞啥啊,睡糊涂了,连日子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林老实不理她,执意要个答案:“我哪天结婚?”

    李红霞目光古怪地看着他,这个平时跟个闷葫芦的儿子该不会是碰到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吧,大白天地躺在草垛上睡觉,醒来还说了这么多胡话,连自己结婚的日子都不记得了?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?

    见她不回答,林老实不再理她,站了起来,一把推开了李红霞,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跑去,速度之快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李红霞被推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哎哟哎哟地叫,可林老实就像发了疯一样,转眼就跑得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李红霞扭头看着还放在一边的两个黑色大粪桶,气得咬牙切齿:“这混小子,连粪都不挑了,也不知撞了什么邪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,林老实跑出了刘家村,沿着泥泞的土路一路狂奔,脸上似喜似悲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跑到了隔壁村阿秀家,一座夯实的土房子,上面盖着黑色的瓦片,这是村子里自己的窑洞烧制的土瓦,门口是竹子编的篱笆,上面爬了一圈郁郁葱葱的扁豆藤,挡住了院子里的光景。

    林老实走到陈旧的木门前,抬起发抖的手,几次三番,都没法敲下去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近乡情怯。

    “阿实,你怎么来了?来了就进去啊,站在这儿干嘛呢?”一道甜美的女声从他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林老实浑身仿佛被电了一下,心跳如雷,他缓缓地转过来,看到了俏生生站在台阶下含笑望着他的阿秀。

    阿秀……

    林老实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呼唤了千百次的名字,他两步从台阶上跳了下去,用力地抱住了阿秀,下巴靠在她的肩头上,眼泪涌了出来,柔声唤到:“阿秀,阿秀,我回来了,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被抱住,阿秀吓了一跳,眼睛紧张地看了四周一眼,小声提醒:“阿实,待会儿被人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忽地,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了,因为她感觉到两滴滚烫的眼泪滴到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阿秀顾不得害羞,连忙伸出手轻轻拍着林老实的背,轻声安慰他:“阿实,你怎么了?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?说给我听听吧,毕竟咱们很快……就要成为一家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老实听到她细细的、温婉的声音,就像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,找到了绿洲,找到了归宿,急躁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阿秀见他不吭声,以为他是又在为他们结婚的事家里不肯出东西的事生气,秀气的眉毛纠结地拧起,也没再问,只事轻抚着他的背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忽地,一道如雷般的怒吼从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林老实轻轻放开了阿秀,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,示意他别担心。

    阿秀悄悄冲他做了个鬼脸,用唇形无声地对他说:被我二哥逮着,你死定了!

    林老实捏了捏她的手,轻拍两下,表示没事。

    梁为民看到这对小年轻在家门口搂搂抱抱,被他抓了个正着,竟还在他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,气得牙痒痒的,上前一步,把阿秀拉到了身后,怒瞪着林老实:“还没到日子呢,你跑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阿秀轻轻扯了扯梁为民的袖子:“二哥,你别这么说,阿实也是好久没见到我了,所以才会特意过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美是吧?”梁为民窝火,他这好好的妹子怎么就瞧中了这个林老实,非要嫁给他呢,也不看看他们那个家多穷,多糟心。对这门亲事,包括他在内的梁家人都一百个看不上,奈何阿秀非要嫁,拗不过她,父母只能松口。

    但哪怕婚事已经定了,想着林家寒碜的彩礼,梁为民也高兴不起来。这彩礼连他们家的陪嫁的一半都比不上,就二十块钱,什么三大件想都别想,说出去都丢人。

    刘家那边说是家里穷,三个儿子相继要娶媳妇儿,拿不出来,只有这么一点。当时,他们全家就很不高兴,只有这个傻妹子非要说什么,她不在意。可把梁为民气得不轻,连带地对这个拐走自己宝贝妹子的家伙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对梁为民的横挑鼻子竖挑眼,林老实不但不生气,相反还一副很受教的模样,垂头规规矩矩地给梁为民认错:“对不起,二哥,刚才是我没注意。我想阿秀了,所以偷偷跑过来看她,这都是我的错,你别怪阿秀!”

    阿秀听着内敛的林老实竟然当着她二哥的面说想她了,脸颊上立马飞起一片红云,含羞带怯地看了林老实一眼,亮晶晶的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开心和笑意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鲜活、生动的阿秀,林老实那颗腐朽的心脏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。他深情专注地望着阿秀,舍不得挪开眼。

    梁为民本来还觉得这小子今天有点担当了,结果自己一不留神,他竟又明晃晃地勾搭自家妹子去了,气得梁为民好想暴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没有!”他怒喝一声,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林老实终于分了一丝目光给他,不过转眼又收回了:“没看够,一辈子都看不够!”

    阿秀的脸更红了,抬手打了一下林老实,嗔道:“瞎说什么呢,二哥还在这里呢!”

    梁为民:他怎么有种自己是多余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老实不顾梁为民这个“暴君”在这里,轻轻握了一下阿秀的手松开:“没瞎说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梁为民真的是服气,靠,这小子怎么一本正经说出这么肉麻的话的?难怪他妹子被这家伙哄得找不着北,本以为他是个老实的,原来实际上这么油嘴滑舌,敢情就是用这么一张嘴把他妹子哄走的。

    “你,跟我过来。”梁为民拽着林老实的衣服领子把他往梁家门口左边的竹林里拉。

    阿秀见了很担心,咬住下唇,连忙追了过去:“二哥,二哥,你干什么呢?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梁为民伸出另一只手,竖起来:“阿秀,你别过来,赶紧回去,二哥要跟他一场男人之间的谈话。”

    林老实也笑盈盈地说:“对,阿秀,二哥只是跟我谈谈心,没事的,你回家去等我。”

    阿秀见他们俩都这么说,咬住下唇,犹豫了几秒,跺了跺脚说:“你们不能打架啊,不然,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放心,如果二哥生气动手了,我也绝不会还手的,打不起来。”林老实笑着跟阿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梁为民被他这番无耻的话气得不轻:“卧槽,为了讨我妹子欢心,你什么都说得出来啊,我说你恶不恶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迅速把林老实拉进了竹林里,然后甩开了手,挽起袖子,冷哼道:“好你个林老实,故意在我妹子面前讨好卖乖。我要打了你,你真不还手?”

    林老实站在他面前,两只手规矩地垂在裤缝边,低眉顺目:“对,二哥你想揍就揍,我绝不还手。”

    就凭上辈子,梁为民对阿秀的照顾和爱护,自己挨他一顿揍,真是不冤。

    梁为民这人一贯吃软不吃硬,林老实这么一说,他反而不好意思动手了,撇了撇嘴,抱怨道:“你个大男人,还有没有一点骨气了?说让我打就让我打,孬种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林老实可不认同:“二哥,我不是孬种,因为你是阿秀最尊敬的二哥,所以我也把你当成了亲二哥,你是我的兄长,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你教训我是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得真好听,谁是你二哥,别乱认亲戚啊!”梁为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林老实不以为意,好脾气地笑了笑说:“我就要跟阿秀结婚了,你是阿秀的二哥,当然也是我的二哥。”

    靠,被他这么一提醒更心塞了有没有?

    被林老实这么一打岔,梁为民差点忘了自己把林老实拖过来的目的。他回过神双手叉腰,斜了林老实一眼,警告道:“你给我老实点,别再让我逮着你用这种甜言蜜语哄骗我妹子,否则我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八十年代的乡下,民风保守,人们的感情内敛,新婚夫妇在人前都不好意思堂而皇之地牵手。梁为民受这种风气的影响,简直是个钢铁直男,直得不能再直的那种,而且还嘴硬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他的男子气概一样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这种不解风情又大男子主义的表现,让他错失了自己心爱的人,造成了终身的遗憾,后来草草相亲结婚,婚姻不顺,离婚后没再婚,就一个人带着孩子过,上辈子阿秀去世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和这个二哥。

    林老实不希望他这辈子再留下遗憾,他是阿秀的亲人,那也是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拍了拍梁为民的肩,林老实说:“这怎么能叫甜言蜜语呢?这都是我发自肺腑的想法,我看到阿秀就高兴,因为我喜欢她,看到她,我的心就不自觉地飞扬起来,怎么都看不够,恨不得一直抱着她,看个够,这可不是哄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要脸!”梁纯情为民,似乎没想到林老实这么直白,竟然当着他的面说喜欢他们家阿秀,还说要抱他们家阿秀。

    林老实被梁为民的反应逗笑了,凑到他面前,用诱惑的语气说:“二哥,你看到冬梅姐不高兴?你就不想牵她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账小子胡说什么?”梁为民被他戳中了心事,眼神虚晃,到处乱瞟,就是不敢看林老实。

    真是死鸭子嘴硬,难怪最后娶不上媳妇。林老实叹了口气说:“二哥,你好好想想吧,时间不等人,冬梅姐可是比阿秀还大一岁,阿秀都要嫁人了,冬梅姐也快了,你再不行动起来,以后冬梅姐嫁给了其他人,给别人生儿育女,白头到老,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梁为民一想到韩冬梅嫁给别人,给别的男人洗衣做饭,相依相偎一辈子这样的画面,心里就泛起一阵说不出的恐慌。不行,他不要冬梅嫁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那我怎么办?冬梅不喜欢我啊。”梁为民扒了扒头发,苦恼地说。

    傻瓜,韩冬梅要不喜欢他,为什么都二十岁了还不定亲?在乡下,这个年龄都快要被人称为老姑娘了。

    林老实指点他:“你加加油,让她喜欢上你啊。比如,农忙的时候去帮她家干活,平时你自己攒了什么好东西,就给她送过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要送给阿秀。”梁为民苦恼地说。虽然前两年包产到户了,但农民还是很穷,而且像梁为民这种没结婚的小青年,干活吃住都在家里,家里每年的收成是不会给他的,他手里也没钱,没什么拿得出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么木,活该打光棍。林老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:“阿秀马上就要跟我结婚了,以后她就是我的责任,不用你管。你好好对冬梅姐吧,买不起贵重的东西,现在秋天了,山里的野枣、板栗成熟了,都很甜,你去摘回来,悄悄送给冬梅姐啊。天气变冷了,你去城里的时候,给冬梅姐买一副漂亮的手套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就是这么骗到我妹子的吧。”听林老实说完,梁为民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老实无语,哥啊,重点呢?

    “二哥,你还想不想娶冬梅姐了?”

    这可拿住了梁为民的命门。他挠了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,声音小得像蚊子叫:“想!”

    “想那就按我说的去做,对冬梅姐好点,把你这大男子主义习气给收起来,别天天嚷着自己是个大老爷们,好像表现出一点柔情就少了你的大老爷们气一样。是老婆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,你自己想吧!况且,疼媳妇儿,也不丢人,反而是一件光荣的事。”林老实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梁为民倒是把林老实的这番话听了进去,而且心里的触动还蛮大的。他抬起头,神色复杂地看着林老实,似乎有些明白,小妹放着那么多的好人家不嫁,为何偏偏要嫁给他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男人们几乎都是不做家务的,平时摆出来的也都是大老爷们的款,对女人经常是呼来喝去,哪会像林老实这样正大光明地说,疼媳妇不丢人。

    深深地看了林老实一眼,梁为民说:“我不管你以后背地里怎么疼媳妇儿,在村子里收敛点,被人看到,别人会笑话阿秀的。”

    确定是笑话,而不是嫉妒吗?他跟阿秀又没做什么,不过是偶尔表现得稍微亲密一点,体贴一点,这一切都是他发自肺腑,情到深处自然的举动,有什么错?

    不过现在民风不同,还没后世那么开化,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就要遵守这个环境的规矩,林老实也不想做得太出挑,给长舌妇在背地里议论阿秀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二哥,今天是我错了,我以后改正。”他今天也是因为太激动了,才会在大门口抱住阿秀。

    见林老实诚恳地道了歉,梁为民也没再揪着不放,率先出了竹林,往家门口走去,边走边问:“过两天就要结婚了,你现在跑过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这儿也有快结婚的男女不要在婚前见面的说法。

    林老实恍惚了一下,心里陡然升起一阵说不出的喜悦,快结婚,还没结婚,他回来得真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就是好久没见阿秀,所以想过来看看她,也没什么事。”林老实如实说。

    梁为民翻了个白眼,一个多月前订婚那会儿才见过,跟搞得十年八年没见过面一样,一个大男人黏黏糊糊的,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,他家小妹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说曹操就见曹操,两人刚从拐角处走过去就看到阿秀拿了扫帚在大门口扫地,瞧见他们过来,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好久没下雨,泥土路上的泥被晒得干干的,扫帚一扫,扬起大片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梁为民捂住嘴,大声说,“阿秀,你就饶了我吧,别装模做样扫什么地了,放心,我没揍这小子,你不用一直在门口盯着!”

    被他识破,阿秀也不恼,联盟欢喜地放下了扫帚,跑过去挽着梁为民的胳膊灌汤:“我就知道,二哥你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梁为民心塞地看了她一眼,抽出手,语气带着抱怨,却没再做恶人:“行了,我算是看明白了,女大不中留,留来留去留成仇,你把这小子送出村,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二哥。”阿秀高兴地跑到了林老实身边,眨了眨眼,声音降了下来,有些羞涩,“我,我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梁为民看着自家妹子在林老实身边那副小绵羊的模样,再次感叹女大不中留,妹子被狼叼走了,他心塞地转过身,不想再看了。

    阿秀把林老实送出了村,站在村口的白杨树下,敛起了笑,担忧地看着林老实说:“阿实,你遇到什么为难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她可没忘记,林老实刚才抱着她哭泣的样子。那两滴眼泪,烫得她的心也痛了。

    林老实摇头:“没事,就是中午的时候打盹,做了个噩梦,梦见你不见了,我吓得不轻,所以才赶紧来找你!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只是个梦,阿秀放下心来,笑眯眯地说:“梦都是相反的,你别自己吓自己了,咱们过两天就要……我不会不见的,以后咱们要一直在一块儿呢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她说得格外小声,眼睛也默默地垂了下来,不敢看林老实。

    林老实看着娇嫩、鲜活的阿秀,感觉心里空出来的那块地方被填得满满的。像是承诺一般,他郑重其事地说:“对,咱们要一直在一起,好好的,一直在一起,阿秀,你放心,我一定回让你过上好日子的,再也不让任何一个人伤害到你。”

    阿秀被他说得脸又红了,今天的阿实好奇怪,好热情,以前要她追着问半天,他才会结结巴巴地吐出“喜欢”两个字。而今天,他却一点都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害得她今天自打从见了他开始,心就一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脸上的温度就没消下去过。

    阿秀自是喜欢他的热情,但想到他今天的反常心里又忍不住担忧。瞧了一眼四周,见没人过来,阿秀红着脸,低声说:“阿实,你别跟你妈争了,她也不容易,毕竟你们兄弟三个,咱们熬一熬,过个一两年,你弟娶媳妇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秀还以为林老实是因为他母亲和继父不肯出钱给他结婚而生气。虽然乡下人穷,可结个婚,就二十块钱彩礼,然后什么都没有,也未免太寒碜了一点,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,她家也没面子。林老实一直对此很愧疚,阿秀以为他是因为这个不高兴,便好言好语劝他。

    刘家三个兄弟,这都结了婚后,肯定要分家,父母要么是跟长子过,要么是跟最疼爱的小儿子过,也不会跟他们过,忍两年就过去了。现在之所以压着不分家,估计也是老两口想管着大家庭,多攒点钱给老三娶媳妇。

    这样虽然对大的两个不公,可农村大家的条件都不好,兄弟姐妹之间相互拉拔一把也不是多稀奇的事。

    他的阿秀啊,就是把人想得太好太善良了。林老实心里泛起一种又酸又涩的感觉,他伸手轻轻抚摸着阿秀的头,那小心翼翼地模样,好似她是什么珍宝一样,生怕磕坏了似的。

    阿秀心跳如鼓,脸不争气地红得像熟透的苹果,远远地瞧见有个大叔扛着锄头过来了,她赶紧从胀鼓鼓的口袋里掏出一大把枣子塞进了林老实的口袋里,然后轻轻推了他一把:“好了,大头叔过来了,你该回去了,赶紧走吧,后天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林老实知道不方便说话了,点点头说:“那我回去了。阿秀,相信我,我会让你做最体面,最快乐的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阿秀脸上扬起幸福又羞涩的笑容,声音清脆得如同百灵鸟鸣:“我知道的,阿实,我一直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相信你”……直到走回了刘家村,这句话还一直在林老实脑海里不停地重复。他这辈子无论如何也不能着了别人的道,辜负了阿秀的信任。

    抬起头,遥遥地望着山脚下刘大生家那坐破旧的茅草屋,林老实握紧了拳头,这些人休想再欺他辱他。

    林老实板着一张脸,面无表情地进了村子里。

    路上,遇到几个村民,大家都好奇又不解地看了林老实一眼,总感觉阿实这孩子今天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!

    等林老实走后,住刘大生家隔壁的谭老婆子立即对村里的大喇叭姜婶说:“今天阿实挑粪去种小麦,半路把水桶放在了晒场的草垛边,窝在草垛里睡觉偷懒。被李红霞发现后,大骂了一顿,他丢下扁担粪桶就跑了!”

    姜婶不相信:“你从哪儿听来的?阿实这孩子最实心眼了,干得比牛还多,吃得比狗还差,从来都是勤勤恳恳地干活,村子里谁不知道啊?他偷懒我可不信,换成他家老三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谭老婆子露出一口黄牙,笑得很?人:“我亲耳听到的,李红霞回来后就在家里骂骂咧咧呢,你是没听见,骂得可难听了。她这个亲妈说的,还能有假啊?要我说啊,阿实那孩子可能是身体不舒服,所以才歇了一下。毕竟他后面就要当新郎官了,这还没一天歇息的,而且他十五岁开始就天天在地里干活,都是干最重的活,比刘长生干得还多,可这次结婚,就给了他二十块。五年前,他们家老大娶媳妇,那时候可都是给了六十块的彩礼啊,现在日子越来越好过了,彩礼却只有老大的三分之一,他能高兴吗?”

    可不是,姜婶听完后,沉默了一会儿,唏嘘道:“哎,阿实真是个可怜的孩子,换我是他,我也身体不舒服。得亏他自己有本事,被梁家那闺女看上了,不然就他这情况,这辈子怕是连媳妇儿都娶不上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,生下来就没见过爹,还被母亲嫌弃,等母亲生了弟弟之后,他在家里的地位就更低了,跟长工没差。

    林老实完全不知道村民们的议论,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记忆中已经模糊了村庄,怎么看怎么陌生。如今村子里大部分人家都还非常穷,只有几家是砖瓦房,大多都是泥土夯实的土墙,上面盖的是麦秆,被风吹日晒后,变成了黑色,看起来灰扑扑的。这种房子虽然不好看,采光也不好,不过冬暖夏凉,只是过几年就要翻修,不然会漏雨。

    刘长生家,也就是他家算是村子里最穷的那一批人家,茅草房都好几年没翻新了,只是每年抽空把漏雨的地方补了补。低低矮矮的茅屋照样扎了一圈篱笆,不过不高,只到胸口那么高,还做了一个大门,只是大门的年代太久,表面已经被虫子蛀出了许多细细密密的小孔。

    林老实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正在井边洗菜的李红霞听到声音,侧头一看,见是林老实,立即抱怨道:“你还知道回来啊?翅膀长硬了,我打你一下,你就丢下粪桶和扁担跑了,活也不干了,那也别回来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林老实充耳不闻,一言不发地推开了厨房旁边那间屋,家里的柴房,也是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乡下烧柴,农闲的时候会捡一些干柴堆在家里,等农忙或是连续下雨、下雪的日子才有柴烧。有的人家劳动力多,孩子多,甚至会堆上够烧一两年的柴火。

    他家虽然没那么夸张,可这间柴房里还是堆了半间砍得整整齐齐的干木头,只在另一边靠墙的地方摆放了一张老旧的木床,上面罩着一床打了好几个补丁的泛黄蚊帐。

    后天都要结婚了,他这里连床新的被子床单都没有,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,林老实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连一间整齐整洁能保障的房子,一张新床都没法给阿秀,林老实真心理解梁为民,换了是他,自己的妹子或者女儿要嫁到这样的人家,他也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。

    摸了摸口袋里胀鼓鼓的枣,林老实心里的酸涩愈浓。他将们大敞开着透透气,然后去厨房拿起柴刀推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他砍了一根小孩手臂粗的竹子回来,主子的一段还绑了一把新鲜的竹叶。

    林老实拿着这自治的“掸子”开始清扫房间,乡下多蜘蛛和灰尘,但因为不方便清扫,加上农活忙,他以前几乎没时间管自己的房间,李红霞也顶多偶尔拿扫帚帮他两下就完了,现在房顶上积了不少的灰,墙角也有不少灰尘,得好好弄干净。

    李红霞洗好菜就看到这一幕,心里更不乐意了:“老二,你爸,你哥他们都还在地里干活呢,你不去搭把手,就在家里闲着?”

    林老实把竹竿拿出来,靠在院子边的篱笆上,又拿了扫帚去扫地,听到李红霞的质问,头也没抬:“我屋子里的卫生还没搞完。”

    他先把柴堆重新捡起来,码得整整齐齐的,这样会整齐很多,占的空间也会小很多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看到他的动作,李红霞撇了撇嘴,不满地说:“你不去干活,就在家里搞这个?”

    林老实把最后一块木头放在上面,拍了拍手,开始扫地:“我还要拆了床单被套洗洗,将被子晒晒。”他很忙,能不能不要在他面前碍事。

    这下连李红霞也察觉到了他的反常。她自己生的她自己最清楚,老二虽然又憨又老实,但并不是个细心的人,就更别提干家务活了。但今天他这拆被子的动作也太利索了,像是练过几百上千遍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你拆被子做什么?现在是种冬小麦的时候,你爸和哥他们都忙得很呢,你不去干活,就想在家偷懒是吧?”李红霞非常不满,凶巴巴地指责道。

    林老实抱着换下来的被套和蚊帐,放进了木盆里,打了一桶水倒进去,然后抬起头,面无表情地看着李红霞:“妈,我后天结婚!”

    李红霞完全没把他这句话听进去,恼火地说:“你把床单被套凉席都洗了,你今晚睡什么?”

    “睡柴房。”林老实丢下这三个字,就不理李红霞了。

    李红霞琢磨了一会儿反应过来:“你是抱怨我没给你置办结婚的东西是吧?我的命真苦啊,丈夫早早去了,辛辛苦苦把你拉拔大,为了给你娶媳妇儿,将老本儿都掏出来了,都拼西凑,就只差去卖血了。可你却好,完全不体谅我这当妈的苦心,还怨我没给你准备好体面的彩礼,我不想啊?你也不看看咱们家是什么情况。当初要不是生你这个讨债的遇上了难产,你爸连夜去请赤脚大夫,不小心掉进水库淹死了,咱们家何至于弄成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哭,哭得那个伤心。若是以往,林老实早低头认错了,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李红霞从指缝里一瞧,林老实蹲在木盆旁边,用力地搓着蚊帐,神情专注,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她。

    这儿子莫非是撞邪了?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儿啊。

    没人捧场,家里又没其他人,这场戏没法唱下去了,李红霞干嚎了两嗓子,又一阵摔摔打打,指桑骂槐:“老话说,有了媳妇儿忘了娘,这话果然不假,媳妇儿都还没进门呢,眼里心里就完全看不到老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谁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啊?你放心,我以后就是娶了媳妇,也是娘最大,娘你辛辛苦苦把我们拉扯大,辛苦了,不但我要孝顺你,我还要拉上媳妇一起孝顺你,让你享享媳妇儿的福!”一道夸张的男声从院子外面传了进来,紧接着,林老实同母异父的弟弟刘亮手里拎着一串绿色的蚂蚱跑了进来,递给李红霞,“妈,这是儿子孝敬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红霞笑得眉眼弯弯:“还是我家老三孝顺,有好东西都不忘记娘。”

    林老实翻了个白眼,蚂蚱又没什么肉,除非用油炸,味道还不错,可现在家里哪有那个条件,只能在火上烤一烤就吃。烧得焦糊,有什么好吃的?

    可刘亮大半天就抓了几只蚂蚱回来,在李红霞心里也比他这个半天挑了几十担子水,勤勤恳恳天天在地里忙活的儿子强。

    他上辈子21岁的时候最远的地方就只去过镇上几次,见识少,脑子一根筋,从来都没意识到这其中的差距,或者说,即便意识到了也觉得都是一家人,老三年纪小,他是哥哥力气大,多干点,没什么好计较的。

    可他的忍让换来的并不是别人的感激,而是无尽的算计,因为在别人眼中,他是憨的,老实的,可欺的。他当初不明白,还是读了书,明了智之后才渐渐明白,有句话叫“人善被人欺”,这辈子,他再也不会让自己沦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厨房里,将蚂蚱放在火上烤之后,刘亮也在问林老实:“妈,我二哥他今天怎么没去地里,在家洗衣服呢?”

    李红霞朝院子里努了努嘴:“不光是洗衣服呢,还把他屋子里的灰尘和蜘蛛网都给扫了一遍,说是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停顿了一下,压低声音问刘亮:“我觉得你二哥今天好像不大对劲儿,蛮反常的,咱们……咱们要不算了吧?”

    刘亮不干了,抗议地说:“妈,都说得好好的,也都准备好了,你怎么能说算了就算了?你让我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一出,李红霞犹豫了几秒,咬咬牙,下了狠心:“行吧,你当妈没说。咱该咋滴就还是咋滴,你二哥那边,咱们以后再补偿他。”

    刘亮高兴了:“放心吧,妈,我以后会对二哥好的,你就别担心了,等着享福吧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    爱猫布丁黑豆子76瓶;水e清浅50瓶;神奇王富贵儿。、大榕树下有蚂蚁20瓶;幼名阿宵3瓶;殇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,新,,,

    img src="/novel/images/1678767yashhsdfff.gif"  width='100%'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